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笑着,走着,爱着,向往着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甘丹寺的转经路  

2017-01-10 16:50:4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我从没想过甘丹寺是在视觉上那么高的山上。
拉萨河南岸的旺波日山犹如一头卧伏的巨象,驮载着布满山坳、规模庞大的建筑群。它的名字,叫甘丹寺。
在甘丹寺认识了次成彭措师父,认识了小帅哥娘阿加,还有江措。
最重要的,我没想到,我会完成自己的第二次转山。
高海拔,独自一人。
事实上,我从来不是独自一人的。与我同行的,有两大车从拉萨一起凌晨出发的人,还有无数自己奔向它的族人。
去这里,是走过其它寺庙的转经路之后的事。自信体力和精力得到了休整,也自信应当有信心和勇气独自出发。
这种表白都显得无力和苍白。因为当时并没想什么,只是看好出发需要准备的东西和时间地点罢了。
还是大昭寺广场前,还是凌晨起床。
依然悄悄打开平措的大门,这一回,连睡在大门边的值班生都没惊动。
土豆,那只大哈士奇,抬头看看我,动了动尾巴,继续睡下了。(后来我给它取名土豆,因为花生都有了,怎么能没有土豆,但是,他们都不乐意这么叫,这名字太土气了。)
依然在昏黄的灯光下走在安静的街道上。
背包里,装着一小保温杯的热水 。知道自己这一路需要一个人走,需要热量,以及干净温暖的水。
和桑耶寺那个车不同,这车很温暖,我的座位在后排,但还是一个人。
真心不知道那个售票员是知道我一个汉族另眼相看,还是完全是不幸?
因为温暖,睡意四起,这一路,没人唱歌,也没人颂经,集体进入睡眠状态。
我睡不着,依旧看向窗外。
拉萨河一路伴随,但并不能看清它。抬头,星辰可见。温暖得车内,好象空气也是半融化的酥油,事实上,这酥油味一路相随的。
我猜测,一路都有人在喝着它。
等到可以看清户外,已经来到了大山下。
旺波日山,真的是突然出现的。盘山路一点点向上,没人向我一样不停地转头,从一侧看向另一侧。
并不知道是往哪里走。
车突然停下来。
司机用藏语喊了半天。我等着他用汉语再说一回,没有。人们直接就下车了。
我急了,走到他跟前,问他说的什么。
他不理我,下车,黝黑的一个大汉,站在车头下,对着先下车的一群又喊叫了几句什么。
回头,对着我,再喊叫:“太早,先去转经。下午,一点,这里,这里,回拉萨。”
确实太早了。我们是第一号车。这意味着,全拉萨,我们是第一拔来到甘丹寺的人。
转经又不是难事。难在下车就要往山上走,看看不象是一点点的路,回去问:这条路,高吗?要走多远?
不远不远,几步路。
另一边,一个已经走上那条路的汉子,对着我喊叫:走吧,半个小时就回来了。
没有一个人停下来。
看到一群围成圈的藏族妇女,她们正分散行李,把东西都捆在身上,做着上坡转经的准备。
一条似乎刚平整过,路边是牛粪和不明垃圾以及建筑垃圾的小路。旁边是几所民房。远处似乎是寺庙的墙壁。
不再多想,跟着往土梯子上走。
走几步就开始粗喘。
只好停下来。
放慢,再放慢。
走一会儿就问,还有多远到寺庙边上?
快了,快了,就快到了。
这句话被好几个人说,但是,快到了,似乎依然远离着寺庙的墙壁。
我没办法问谁了,因为拉住问话的,似乎都不会说汉语,全以微笑回复了我。
这种问,其实也是极愚蠢的做法。
转经路,只此一条,只要走过来,怎么还能想退回去,或者,抄近路?
拔高很快,每一步都需要高抬腿。
眼看着一群又一群人超过我。
每一个超过我的人,都对我报以微笑。
渐渐的,走上了山。走到山口,回头看,已经看不到寺庙的影子,经幡布满了山口边的石壁和树枝。这情景突然感觉似曾相识。
在梅里,遇到过极其相似的路口。
坐下来休息。挂上我带来的经嶓和哈达。
喝了热水。
继续走。路更加艰难。镜片被自己呼出去的气弄得模糊。不时要停下来擦一下。高高低低,上上下下,石头上如果有前面滑下来的砂粒,就格外难以站立,没有,也被无数的转经人的足迹磨得光滑得发亮。
我会生起这样的念头:这么多人要转经的路,为什么就不修理一下呢?
再 转念,也许,走上这条路的人,从不应当象我这样的想问题?就象冈仁波齐的转经路,象梅里的转山路,几千年,没人会修理它。
走,就是他们修行的内容,方式,方法,以及我至今不能领会的爱与忠诚。
容不得我多想。人已经累得不知道怎么才能放松。
没走多远,就开始是一侧悬崖,一侧山石的路段了。小路狭窄到仅容一人侧身行走。看看前后,竟然空无一人。突然后怕。万一我滑下去,甚至没人会看到,也就没办法被救,没办法活着走出去了。
好不容易四肢并用,走到一处可以站立的石块。
站定,大喘气,擦汗,抬眼四望。
悬崖之下,远处泛黄的山脉平和安详,脚下片宽广的河谷,河流分枝,纵横交结。日光已经升起,但还没有照射到这里。它在我的身后,在更远的地方。这些山,这河谷,以无比巨大的力量,赐予了我安宁。
站了许久,继续我的行程。
慢慢的,人多了起来。想来是后续的车辆开始到达了。走得困难,就会有人关注。
遇到一对儿情侣,他们行走的背影就象一副画。拍得下来,可以放入许多人户外的公众号做插图用。
没拍。
遇到另一群热情的藏族妇女,她们也走得慢。停下来时,她们会拉着我,要我按她们的做法,摸一块石头,或者,用额头触碰一块石头。
在宗喀巴大师行走过的,躺过的石头上,停下来,抚摸,并且也躺上去,试图检验,或者,想象。
继续走。
似乎无止境。
每走一段,总是想起在冈仁波齐,想起其它的人,事。
想起上一世的记忆。
突然又一段拔高。急速,而且人人都似乎急着往哪儿走。
有个年轻的孩子对着我笑:马上到了。
原来,这是最后一处高点,最后一个山垭口,最后一个经幡飘荡的高点了。
狭窄的高点容不得多停留。有喇嘛也在拍照片,我往下走,又不甘心,让小帅哥娘阿让帮我拍了照片。同时,也给他和他的小伙伴们拍了合影。
之后的路,真是太好走了。我甚至有热情和超过我的藏族妇女们开开玩笑,当她们笑着超过我时,我非要拉她们也坐下来,陪着我看看山谷,或者,和她们笑着闹着合影。
谁说语言是唯一的交流渠道
走出这条路,就是宗喀巴大师的修行洞。
站在那狭小的房间前,娘阿让和我各自放进去自己带来的哈达。也敬上了自己的心意。
阳光耀眼,他说,我应当在这条路的尽头拍个照片做纪念。
他帮我拍了。
后面的路完全隐在了树林里。似乎刚才经历的所有艰险都不存在。
我也疑惑不已。此刻这个平静有序的我,和刚才那个气喘不止的我,疑念丛生的我,是一个人吗?
我们开始进入寺庙。
之后,这个帅气的小孩子陪着我走了一些的地方,然后赶着去汇合他的伙伴们了。
后来,我收到他发给我的照片,加了他的微信,我们看他的朋友圈,想象着他回到青海湖边的模样。
我记得的日出有那么多回,这一次,日出并没看到阳光的特殊。
它照耀在人的心上。
我的,他们的。








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