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笑着,走着,爱着,向往着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们四个  

2015-09-29 10:55:0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没完没了地回忆小学的故事。这四个,只我一个是女生。同桌姓D,低个子,小眼睛的调皮孩子。后面,是我们班里有名的两个,最厉害的,叫国辉,他的同桌,我后来才听说,叫老三,也是家里排行老三的的男孩子。

三个顽劣到顶点的娃娃,欺负起我一个连话都不太敢大声说的小女生,手到擒来。

很想换了座位,不要坐在这三个旁边。没胆子和老师说。

叫国辉的孩子脑子极快,他的拿手好戏是用铁的铅笔盒夹我的头发,我那个脑后面的马尾巴,随时随地都能成为他关注的对象。我想过许多办法,把头发剪短?扎起来?放到胸前面?不管怎么弄,总有忘记的时候,他每次都能抓住机会,一抓一个准。

头发被夹后下课起立,那又痛又难堪感觉丢人的心思,真是怎么也摔不掉。

这招玩了一段日子,他改了办法,用新的钢笔,把笔头注满了墨水,顶在我的背后,只要我稍稍往后一靠,衣服上注定就有了一个蓝色的墨水印子。

他的同桌叫YJ,几乎没看到他动手,但我总预感他是参谋一类的人物,这些坏主意,都有他的份。

那叫一个斗智斗勇。

我的同桌,现在,我给他分了间谍一类的角色。他是知道我作业写完没有,放在哪里,何时可以找出来抄的家伙。

如果我知道后来国辉是见不到二十五岁阳光的孩子,如果我知道离开他们之后再也没有那么无忧无虑的日子,如果我知道小军会离家离国千万里,此生再也难见,我会不会大方地让他们尽情抄,尽情看呢?不就是几个答案,一篇作业吗?

我不知道。

我听老师的话,不能害了他们,然后,把试卷和作业藏的很严实。他们一定是失望过许多次,认为我是个小气,没劲的人吧。

我还在老家的时候,国辉玩乐中出了事故,从二楼平台上掉了下来,住进地区医院的重症监护室。老三好象一直陪着。想了又想,专门走了很远的路去看他。

他的爹妈在,从小窗户望进去,一个完全被包起来的人影躺在床上,满头的纱布,满身的管子。站了一会儿。也不知道能说啥,就说了句下次再来看,一定会好起来了。

他没好起来。

过了几天,听到了他死亡的消息。

这是与我有密切关系的人中,第一个离世的。

再后来,这三十年,YJ,小军,他们和我,没再说过一句话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4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