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笑着,走着,爱着,向往着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触摸地震的一角  

2008-06-19 11:06:03|  分类: 生活方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昨天去医院。一个接收四川灾区伤员的医院。第一次在新闻以外的地方,触摸到灾难的影子。

很惭愧,我不是去看伤员什么的。是陪爹爹看病。

自己是有极强的自知之明的,象我这种人的心理素质,差到一点儿刺激就会失眠,一点儿小事就会成了心病,就会眼泪流个不停的人,是不适合去安慰别人的,我,没有那种过硬的心理能力,虽然学过心理学,但是,它给我的最大帮助,就是衡量自己,称出自己的分量有多轻。

灾难的影子还是在这个远离灾区的地方,向我展示了它一的面。

中午,急匆匆看完病,把爹妈送上回家的车,我一个人在医院,等待下午才能出来的检查结果。下班后的医院是比较安静的,不再象一个巨大的集市。大多数和我一样,是住院部的陪护家属,或者等待结果,下午继续治疗。

风吹过高大的梧桐树。

无事可做,所以,一个个人看过去。

突然,看到了一个小姑娘正向花园走过来。比我的女儿高一点儿,穿着一条白底红花的新裙子,似乎一水儿都没有洗过的支着皱褶,姑娘笑着,旁边的女人年龄看起来与我相似,应当是她的妈妈。然而,姑娘的左脚没有了,被巨大的纱布包裹着。四川的口音极明显。她撑着拐杖走到我旁边的椅子上,两人坐下来,聊天,笑着。

离得很近,我和她们笑了笑,说,天真凉快。

陕西的夏天都这么舒服啊?女孩儿也笑着问我。

哪里啊,过些日子就会非常热,非常难受的。

你们陕西的小吃也很好吃,就是总是要放很多很多醋。

女孩儿笑起来,青春的脸颊,红润而富有光泽。

我们又说了一会儿话。我没有敢问一句她怎么伤的,也没有敢说任何一点儿与伤病有关的话。

她腿上的纱布和无脚的样子,刺目,惊心,即使是在医院这种伤痛处处可见的地方,依旧与她年轻的笑脸,格格不入,不,根本就是不能让人放在一起。

这时,又来了一对母子:看起来二十多岁的儿子,一侧的头部有一个新的巨大的伤口,头骨陷下去了一大块。这个儿子口齿不清楚,行动需要人帮助。母亲不时摸一下他,疼爱着,也是笑着。

两个母亲显然相识,互相打着招呼。

小花园没有座位了。我起身,让给他们。他们还是和我笑着说谢谢,然后,坐下来,开始聊天。

我远远地站着,看着他们。我不敢走近,我怕自己会哭出来。

我的身后,是红底白字的标语:灾区的亲人们,这儿就是你们的家。

这个病区前,标着大大的字:“爱心病房”。

我也不敢进去。我还是怕自己会哭出来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0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